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风摇月

冬青de原创芳草地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期盼一个安宁的港湾(冬青)  

2009-03-05 13:08:2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二月初五,一个星月相伴的夜晚。镰刀似的月亮悠闲地躺在树杈上,做着春天的梦;明暗相间的星群里,不时游来一双眨着红眼睛的信号灯。不远处的山体高低起伏,轮廓鲜明。整个村落沉沉地入睡了,偶尔的几声犬吠像是她发出的干咳。 坐在房顶的围墙上,我在想,家如果像星月这般和谐,像村落这般安宁,那该有多好呀。父亲,老婆,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停止争吵平静的相处呢!

      就从父亲说起吧。

      那是我也许只有四、五岁之大吧,春天的某一个傍晚,娘由于生产队放工晚,放学后煮地瓜干的二姐还没有把饭做熟,也难为二姐,柴火不干,是娘早晨不明天的时候从四、五里外的山上背回来的。下工回来的父亲也许真的饿坏了,见饭还没做熟,就和娘吵了起来,继而又打了起来,一石块把娘的头打得鲜血直流,我们姊妹几个吓得像娘要死了一样,嚎啕大哭。这是父亲与娘多次争吵中我记忆最深的一次,每每看到娘额头上像蜈蚣似的疤痕,我就心有余悸。

   大姐不爱上学,没有上过学,脑子笨,手也笨,干什么都不像样,父亲不喜欢她。有一次大姐去大娘家借擦子,没借来,父亲生了气,狠狠的责骂了大姐,大姐委屈,在院子外的枣树下,哭了整整一夜。经常遭受父亲打骂的大姐,心里很不是滋味,多次产生轻生的念头。

三姐初中没上就给别人看孩子去了,没干过多少庄稼活。一次让它到菜园拔葱,地里很干,硬拔,结果是一棵带根儿的也没有拿回家。父亲看了,又是大发雷霆。三姐生性刚烈,受不了父亲无理的责骂,那一次若不是我手疾眼快抱住三姐,她一头就会栽倒大门口的水井里。长期经受伤害的三姐,正值我中考的的时候,住进了精神病院。

在这不安宁的日子里,娘老了,姐姐们也相继出嫁,我参加工作,娶了媳妇。哪知太平的日子没过上几年,“家庭内战”又接二连三的“爆发”了。已是七十多岁的父亲“好战的热情”不减当年。父亲的“对手”-------我的媳妇,偏偏是既具有“出生牛犊不怕虎”的“胆识”,又具备“困难是弹簧,你弱他就强”的“见地”。公媳二人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闹得是“水来土囤,兵来将挡”,“你有来言,我有去语”,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。我与母亲虽然经受过无数次的“战争考验”,却没有掌握好“斡旋”的经验,“公媳之战”常常转化为“夫妻之战”。母亲一生胆小怕事,我又偏偏遗传了母亲这种基因,每次“交战”,伤害最深的就是我和母亲。

N次的摩擦,N次的冲突,使“战火”不断积聚,终于在我建完新房的时候,一场“世界大战”爆发了。姑来了,哥来了,众位姐姐来了,岳父、岳母来了,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“110”也来了。

这是一场付出“惨重代价的战争”。

一双儿女,在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“仇恨”的种子。从此,不再出入奶奶、爷爷的家门,尽管我多次批评、教育。

失去了一家人团聚的机会,不论是年夜饭,还是中秋节,各家过各家的,唯有我两家跑。

一道道“三.八线”为我设立起来,凡与“参战人员”(岳父母除外)有关的“外交关系”,被迫由“公开”转为“地下”。

我与母亲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。

家是可停靠的港湾,但我宁愿去漂泊;父亲是可依附的大树,但我宁愿在风雨中自立。我与母亲期盼和平,期盼安宁。父亲,老婆,请想想自己,想想我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